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从“影后预备役”到“没演技”,张子枫还行不行?

2023-05-11 22:16:30 38

摘要:“不论电影还是剧,张子枫的表情来来回回都差不多。”“中年组演员让人惊喜,张子枫有点接不住戏。”“张子枫表演也不能说差,就正常发挥吧,舒适区痕迹明显。”……悬疑剧《回来的女儿》热播,重新激起了观众对张子枫演技的探讨。这不是今年第一次观众对张子...

“不论电影还是剧,张子枫的表情来来回回都差不多。”

“中年组演员让人惊喜,张子枫有点接不住戏。”

“张子枫表演也不能说差,就正常发挥吧,舒适区痕迹明显。”

……

悬疑剧《回来的女儿》热播,重新激起了观众对张子枫演技的探讨。

这不是今年第一次观众对张子枫的演技表达不满了,上一次是暑期档的《天才基本法》。

《天才基本法》里,芝士世界的小林朝夕(王圣迪 饰)、小裴之(林子烨 饰)、花卷(傅铂涵 饰)“三小只”灵动可爱,给观众带来了集笑点、燃点和泪点于一身的观剧体验。而草莓世界的林朝夕(张子枫 饰)和裴之(张新成 饰)不尽人意,张子枫的表演更被网友评价“台词含糊、表情呆滞,很是敷衍。”

于是,关于“张子枫的表演是否被高估了”的讨论也随之进入了大众视野。

就在去年,演完《我的姐姐》的张子枫还被认为是“影后预备役”“继周冬雨之后站在演技金字塔尖的00后小花”。

只能说,舆论转得太快就像龙卷风。今年这位潜力小花的口碑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

《回来的女儿》是以“顶替失踪的女儿”为戏剧核心来建构故事的,因此“女儿”陈佑希的选角很关键。主创们曾在采访中表示,一开始就想好了请张子枫来演。

陈佑希在孤儿院长大,性格敏锐,进入陌生家庭后一方面充满警觉地探索,一方面畏畏缩缩让父亲心疼了好几天。放眼内娱年轻女演员,张子枫的确是为数不多适合陈佑希的人选,她不仅外形上有未成年的女儿感,而且气质内敛。

放眼同龄小花,文淇气场强大,蒋依依外向,赵今麦气质偏甜偏暖,而同样有倔强感的清冷小花张雪迎这两年星途不畅,对比之下,张子枫冉冉上升。

从项目组盘角度而言,“女儿”选张子枫,合理,但没惊喜。

一部悬疑剧是否成功有很多衡量标准,最直观的便是——是否能诞生吓到人的角色。而要达成“吓人”效果,除了演员适合、演技够硬,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足够出乎意料。

如《隐秘的角度》刘琳饰演的周春红,《开端》里的锅姨刘丹,无一不是如此,于无声处现变态,“老悬疑人”就好这一口。只有猜不到才会在悬念揭晓时让人拍案叫绝。

刘琳此前的荧屏形象,是《父母爱情》里致力于给安杰添堵的德华,是《知否》里搞笑颟顸的大娘子,当她突然成了一个控制狂母亲给儿子喂牛奶,吓人效果达成。

刘丹此前在年轻观众中知名度不高,正因如此,她才能在《开端》前期的推理线中,大隐隐于公交车,后期以真面目示人所爆发出的压迫感,顷刻之间把观众炸得“魂飞魄散”。选角团队的巧妙考量,功不可没。

然而,张子枫最吓人的时候已经过去了,就是在《唐人街探案》里结尾的惊悚一笑。当时她在大众心中的形象是“人畜无害乖乖女”“国民女儿”,因此,突如其来的阴暗反转才令无数观众毛骨悚然。

一个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,一个演员不能短期内吓到观众两次,悬疑故事需要新的面孔。

这些年来,张子枫演了很多角色,她们大多长着一张丧气而倔强的面孔,身形瘦弱神态畏缩,观众猜不透这面孔背后是幽深还是麻木,是顺从还是叛逆。

最惊喜的当然是《我的姐姐》,张子枫独挑大梁,与朱媛媛、肖央有好几场火药味十足的对手戏,不论是坚韧的质问、对抗,还是稳准狠的哭戏,都充满了银幕渲染力。

可以说,去年张子枫在大银幕里真正迎来了成人礼。这是她第一次成功脱离了“别人的女儿”“别人的妹妹”的未成年形象,向大人角色迈进。

而今年,她又在小荧屏里演回了“女儿”。连演两次,只能说,演员的角色成长是曲折上升而非一蹴而就。

相对应的,观众的认可和喜爱也是流动态。观众喜欢看到一个不断进化的张子枫,不论是角色图鉴还是演技。如果说挑剧本、挑角色受限于客观市场环境,那么表演则是一个可以发挥个人能动性的主观领域。

客观来讲,张子枫在《回来的女儿》里表演不算差,而且相对而言这是一个没那么讨喜的角色。

但是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如果说《天才基本法》作为一部双时空设定的成长励志剧,有小孩和大人世界的对比;那么家庭悬疑剧《回来的女儿》则有中年组——梅婷、王砚辉作为对比。

梅婷的表演有着强烈的试探意味和阴沉的压迫感,王砚辉得知小希不是自己女儿后的瞬间变脸,令人印象深刻。

这部剧的播出,让观众对梅婷的喜爱直线增长,因为梅婷在剧中实在太过吓人。

一般而言,这种充满试探和对抗的戏码,很考验双方演员气场和功力。

成熟的演员都深谙这个道理,比如《隐秘的角落》拍摄时,“三个坏小孩”是戏剧重心,秦昊、张颂文等成人演员在表演时都有给自己“加戏”,比如秦昊对假发的设计,张颂文玩扑克牌、吃糖水,这些生活实感的注入,给角色添砖加瓦的同时也让这部剧更加好看了。

而显然,年纪还小的张子枫对“女儿”一角的表演没有注入太多新东西,观众说她停留在舒适区,倒也没错。而“张子枫在演张子枫”论调的出现,很多时候不是在说张子枫真的演技差,而是在表达观众的审美疲劳。

以往这种论调经常出现在“XX专业户”演员身上,比如帝王、黑社会大佬、小妞,也会出现在成名已久的内娱一线演员身上,如陈道明、孙红雷、白百何、周冬雨等人都遭遇过来自观众的演技质疑,这背后牵涉的是千人一面还是千人千面的演技探讨,也事关演员需要保持神秘感的职业信仰。

张子枫今年不过21岁,已经有了自己的荧屏人格,这当然算是一种变相认可。

与此同时,张子枫是观众看着长大的养成系演员,对“张子枫老演自己”的不满里自然也包含着观众的期许和鞭策,期待着她能够在角色图谱和表演风格上开疆拓土,让观众猜不到、摸不透、看不腻,而不是在同一类角色和同一种表演风格里循环。

【文/飞鱼】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